首页

玄幻魔法

萧云混沌大帝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萧云混沌大帝: 第六百零六章 魔佛寺-都市之至尊战神叶辰

    ()  []

    “啊……疼死我了,臭和尚,*你大爷,草拟祖宗……”

    敖九十九在地上哆嗦着,整个躯体都痉挛了,疼得面孔都扭曲了,嘴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,让人听了一阵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烈阳弓站在旁边,一脸的幸灾乐祸:“敖九十九,是不是感觉很舒服啊?你放心,只是轻轻一巴掌,根本没伤到你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敖九十九心中一阵怒骂,他知道自己被烈阳弓给坑了。

    那和尚的一巴掌,的确没有让他受伤,但是不知怎么回事,他身上感到无比的疼痛,仿佛每一个细胞都被烈火烧烤了一样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可是肉身成圣,在年轻一辈当中,恐怕肉身仅次于萧云。

    这样的肉身,居然会感到疼痛,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别说轻轻一巴掌了,就算斩掉他半边躯体,也不可能让他这么疼痛难忍。

    肯定是那和尚用了什么诡异手段。

    敖九十九心中一阵后悔,早就知道天帝城内深不可测,自己怎么就这么鲁莽呢?

    “楚兄,萧兄,你们看,就连敖九十九的肉身,都无法支撑这股疼痛感!”

    北山天雄看向萧云和楚一刀,苦笑道:“这段时间内,我和烈阳弓试探了七次,每次都被那和尚如此折磨一顿,现在我们都不敢尝试了。”

    楚一刀看着地上凄厉惨叫的敖九十九,心中震撼的同时,也是一阵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敖九十九的实力,他可是亲有体会,连对方都被折磨的如此痛苦,恐怕他上去也没什么好结果。

    “太吵了!”

    萧云瞥了地上的敖九十九一眼,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旁边的烈阳弓笑道:“这简单!”

    说罢,他就将敖九十九的嘴巴给封印了。

    敖九十九顿时叫不出声了,但他面孔依然扭曲,身上的汗水像河流一样在流淌着,庞大的龙躯在地上痉挛不断,显然疼得很难受。

    萧云不再理会他,朝着面前的庙宇走去。

    虽然百万年后的这座庙,早已经破烂不堪,但是依稀能够看得到一些熟悉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魔佛寺!”

    萧云忽然抬起头,看向这座庙的门匾。

    当初他在天帝城看到这座庙时,这座庙已经残破不堪,门匾只剩下三分之一,只有开头一个‘魔’字。

    当时他还在猜测,这到底是什么寺庙,居然用‘魔’字开头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座寺庙的确很古怪。

    毕竟,哪有叫魔佛寺的,魔和佛根本就是对头,哪个佛门和尚敢将‘魔’字和‘佛’字放在一起?

    “北山兄,是不是一进去,就会被那和尚打出来?”萧云收回目光,看向寺庙内,那里隐隐约约有一个背影,正在敲打着木鱼,看不清楚面容。

    但是以他的眼力,居然看不出对方的修为,简直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也难怪敖九十九根本不是其对手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皇城学院那位准帝级别的院长,萧云都隐隐有些感应,但是在这个和尚身上,他却没有一丝感应。

    他都怀疑这和尚是不是一位大帝?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!”

    此时,北山天雄听到萧云的询问,连忙摇头道:“我们可以随便进出这座寺庙,甚至可以和他说话,只要不摘他的头发,他就不会打你。不过,这和尚很古怪,他会问你一些问题,但你询问他,他却未必会回答。”

    萧云闻言松了口气,他就怕一进去就被打出来了,他可不想尝尝敖九十九那种痛苦。

    可怜的一位五爪金龙‘初代’,到现在还躺在地上痉挛,这得有多疼痛?

    萧云可不想尝尝这个感觉。

    当下,萧云和楚一刀、北山天雄、烈阳弓几人走进了寺庙中。

    一边走,萧云继续询问道:“你们询问过附近的前辈吗?有关这座寺庙和这和尚的来历?”

    烈阳弓苦笑道:“当然问过,但是那些前辈们也不知道,因为在他们进入天帝城的时候,这座寺庙和这个和尚就已经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北山天雄也说道:“我们甚至去请教过周人王,但即便是他,也不知道这和尚的来历。据说在天帝城建立的时候,这座寺庙就已经存在了,而这个和尚也一直待在这座寺庙之中,一直没有走出过这座寺庙。”

    萧云一愣。

    在天帝城建立的时候就存在了?

    那至少也有二三十万年的时间了吧。

    我去,这和尚不会是地球的超级宅男穿越过来的吧。

    在这里敲打了数十万年的木鱼,这得多宅啊,简直可怕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他会不会是天帝的分身?”旁边的楚一刀忽然心中一动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萧云闻言,目光一闪,这个猜测的确有可能。

    毕竟,天帝收徒,跟这个和尚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除非这个和尚就是天帝的分身,那他负责最后一关的考核,就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这和尚存在了这么多年,实力强大的可怕,也只有天帝的分身才能解释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楚兄这么一说,倒真是有些可能!”烈阳弓此时眼睛一亮,说道:“这和尚叫做‘齐天’,与比高,这和‘天帝’有异曲同工之妙啊。”

    “瞎说什么,天帝怎么可能是和尚?天帝开创了我们人族的*体系,和佛门一点关系都没有。就算他要化身,也不可能变成和尚。”北山天雄呵斥道。

    几人此时已经进入寺庙,看到了和尚的背影。

    萧云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和尚,准确的来说,是打量着对方的光头。

    起先他还奇怪,和尚怎么可能有头发?

    现在他看明白了,这和尚的确是光头不假,但他头上还真有一根头发,就那么一根独苗。

    萧云有些哭笑不得,这是特地留了一根头发,好给他们考核用的吗?

    “萧兄,你小心点,一旦动了这根头发,和尚就会对你出手!”北山天雄看到萧云盯着和尚头上那根‘独苗’,顿时好心地提醒道。

    萧云自然不想找打,没搞清楚状况之前,他保持着谨慎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魔和佛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面前的和尚,似乎也感应到了萧云等人的到来,忽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他话音一落,身上的袈裟顿时呈现一半金色,一半黑色。

    金色的那边佛光璀璨,黑色的那边魔气阴森。

    萧云瞳孔骤缩,他看着面前的和尚,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尊绝世魔头,一会儿又浮现出一尊佛门高僧,佛和魔,尽在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,

    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