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玄幻魔法

萧云混沌大帝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萧云混沌大帝: 第四百八十七章 打赌-萧云混沌大帝小说阅读

    ()  []

    五行剑阵是独孤求败在太初圣地学到的准帝经,配合他领悟的金木水火土五种奥义,此刻威力强大绝伦。

    一柄柄神剑,不断地颤抖,朝着萧云激射而去,像是一道道惊天长虹,贯穿虚空,照亮了整个天地。

    剑光璀璨,耀眼夺目。

    五柄神剑组成一张巨大的剑网,每一根丝线都是剑气凝聚而成,切割虚空,令其化为玻璃碎片。

    剑芒如同匹练,像是一道道惊雷,不断地从天空中俯冲而下,光芒炽烈,不断闪烁,交织出一片死亡纹理。

    声势无比浩大!

    “轰轰轰轰!”

    萧云挥动双拳,硬憾激射而来的一道道剑芒,拳光无比炽烈,宛如烈日当空,照耀四方。

    然而剑气剑芒不断激射而来,仿佛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萧云眼神渐渐凝重起来,和独孤求败一战,不光是为了演戏给太初圣地的人看,同时他也看看自己的剑道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,验证一下自己的剑道之路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此时萧云元神运转到了巅峰,双眸神光璀璨,寻找着五行剑阵的弱点。

    他如同一座巨大的山岳,耸立虚空,俯瞰深渊,气吞万里山河。

    蓦然,他双拳粉碎真空,携带着一股无匹的威能,朝着某一个虚空节点轰杀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五行剑阵仿佛遭受到了什么重创,猛地颤抖起来,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独孤求败脸色一变,这里是一处弱点,连他都没有发现,没想到被本尊给发现了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独孤求败便修补了这处弱点,继续发挥五行剑阵的威力,朝着萧云杀去。

    一道道可怕的剑气剑芒,像是一条浩荡的剑河,将萧云给淹没了。

    外界,观战的众人,再度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独孤求败居然还有隐藏实力,这五行剑阵的攻击力或许比不上他的斩天拔剑式强大,但是五行延续,生生不息,胜在持久。”

    “斩天拔剑式需要酝酿剑势,这招太鸡肋了,这门五行剑阵才是真正的绝招。”

    “独孤求败不愧是年轻一辈剑道第一天才,实至名归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些老辈强者们议论纷纷,连连赞叹。

    就算是那些已经被淘汰的年轻天才们,此刻也心悦诚服,和独孤求败比起来,他们的实力差距太大了。

    高台上,柳天都也赞叹不已,他看着擂台上的独孤求败,眼中异彩纷争,开口叹道:“我仿佛看到了昔日的独孤剑,当年他一人一剑来到我们中土,横扫群英,同辈无敌,至今难以忘怀啊!”

    太初圣地那边,龚子清与有荣焉,他摸着下巴上为数不多的几根胡子,脸上的笑容跟菊花一样绽放:“柳兄,我觉得独孤求败比独孤剑强多了,早已经青出于蓝。毕竟,当年没有至尊体在世,而这一代,多位至尊体同处一世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能够以凡体跟至尊体争锋,不弱丝毫,堪称奇迹,也就混沌圣地的萧云贤侄有的一比。”柳天都点头道。

    混沌圣地那边,帝天冷笑道:“什么年轻一辈剑道第一人,我徒弟的剑道,你们还没有见识过,有他在的地方,谁敢称第一?谁敢称无敌?”

    对面,龚子清露出讥讽之色,不屑道:“你徒弟也会剑道?就算会,也只是一丝皮毛,又岂能比得上独孤求败。”

    “赌100滴真龙遗种的精血,你敢赌吗?”帝天看向对面的龚子清,眸子一眯,激将道。

    龚子清眼神一凝,微微沉吟起来,100滴真龙遗种的精血,价值不低啊,先前他也只不过兑换了100滴,耗费了不少宝物。

    关键是,帝天哪来的自信?他就这么坚信的剑道会比独孤求败强?

    龚子清一时间犹豫不决,他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古天一,传音询问道:“你在混沌圣地这么久,见识过萧云的剑道吗?”

    “没打过,不知道!”古天一摇头。

    他只和赵无极打过一场,之前压根没见过萧云出手,自然不知道萧云的实力如何,更不知道他的剑道如何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他这个赌可以接下吗?”龚子清闻言有些纠结地问道。

    古天一嗤笑一声,传音道:“你堂堂大圣,敢不接吗?不接,帝天就会嘲笑你,你还有脸面吗?”

    似乎验证了古天一的话语,帝天一脸嘲讽地看向龚子清,讥笑道:“怎么?不敢赌?龚子清,你堂堂大圣连这点魄力都没有吗?也罢,下次别在外面说独孤求败是年轻一辈剑道第一人,让人瞧不起。”

    龚子清闻言心中大怒,他咬牙切齿地瞪着帝天,怒喝道:“帝天小儿,你不要太狂妄了,既然你自取耻辱,老夫就跟你赌一次。不过,你有100地真龙遗种的精血吗?”

    帝天指着那边看戏的龙五和龙二,淡淡笑道:“有这两位在,还怕没有真龙遗种的精血吗?”

    那边,龙五笑呵呵道:“只要有补充精血的宝物,你们可以随时来我这里兑换精血。”

    龙二也笑道:“暂时没宝物也不用担心,你们两大圣地的名誉我还是相信的,到时候给你们办分期贷款。”

    龚子清狠狠瞪着对面的帝天,咬牙道:“好,老夫跟你赌了。不过,只限于剑道,不能叫萧云施展混沌拳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帝天点了点头,随即站了起来,朝着周围拱了拱手,笑呵呵道:“诸位帮忙见证啊,免得某人输了反悔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龚子清气得大怒:“帝天小儿,区区100滴真龙遗种的精血,老夫犯得着反悔吗?再说,输的一定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拭目以待!”帝天冷笑一声,看向擂台,传音告诉萧云,让他用剑道击败独孤求败。

    对面的龚子清,也在传音告知独孤求败,让他一定要用剑道打败萧云。

    “*啊……”躺在地上的赵无极,低声呢喃着,这是他见过的最愚蠢的大圣,居然敢跟帝天打赌,不知道萧云和独孤求败是同一人吗?谁输谁赢还不是帝天一句话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赵大哥,你在骂谁*?”旁边,林小雅听到赵无极的话语,不由得柳眉一竖。

    赵无极淡淡道:“我在骂独孤求败!”

    “嗯,你骂的好!”林小雅顿时一脸开心之色。

    帝天脸色一黑,有些无语,傻丫头。

    ,

    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