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玄幻魔法

萧云混沌大帝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萧云混沌大帝: 第三百七十三章 计划完成一半-萧云混沌体最新章节

    ()  []

    山水宗宗主和山水宗副宗主彻底惊呆了,虽然说山水画中的一个月,相当于外界的一个时辰,但这也太快了吧。

    他们在外面也才说了几句话而已,连一分钟都没到,那萧云他们在山水画内,恐怕也就待了几分钟而已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领悟了祖师爷的大道奥义?

    你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吗?

    “宗主,你是不是怕被帝天打,所以根本就没有设置考核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山水宗副宗主忽然转头看向山水宗宗主,满脸失望至极,原来你怕帝天已经怕成这样,这么快就跪了。

    显然,他根本不相信萧云可以这么快领悟祖师爷的奥义。

    “你才怕帝天,老子会怕他?我堂堂一宗之主会怕他?开什么玩笑,我绝对不会怕他。”山水宗宗主闻言恼羞成怒地吼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刚才为什么要跑路?”山水宗副宗主撇嘴道。

    山水宗宗主老脸一抽,他随即干咳了一下,指着不远处的萧云一行人说道:“不要扯开话题,我是真的设置了考核,用祖师爷的大道奥义凝聚水墙,封印了吕师妹所在的山峰,唯有他们领悟祖师爷的奥义,才能破开水墙,接走吕师妹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山水宗副宗主看了不远处的萧云一眼,再转头看向山水宗宗主,眼中带着怀疑之色。

    山水宗宗主瞪了他一眼:“我骗你有好处吗?好不容易找到机会给帝天那个*一次教训,还能让他找不到报仇的理由,你觉得我会白白放弃?”

    “倒也对,你这么*,也的确不会放弃这次这么好的机会。”山水宗副宗主很了解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次山水宗宗主玩的阳谋很厉害,就算事后帝天知道了,他还能怎么样?还能怪罪山水宗宗主赐萧云机缘?

    是你家徒弟自己参悟奥义耽误了时间,还能怪我?

    我可是把我们山水宗至宝都拿出来了,帮助你家徒弟参悟奥义。

    好心没好报吗?

    想想就知道,到时候帝天也只能捏着鼻子,吃了个哑巴亏。

    可惜,山水宗宗主的想法是美好的,但他却没想到萧云会这么快领悟祖师爷奥义,带着吕娴婉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的阳谋,还没开始多久,便已经流产了。

    山水宗宗主看着不远处走来的萧云一行人,心情很糟糕,一脸的郁闷,这次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!

    “宗主,你这次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!”旁边的山水宗副宗主有些幸灾乐祸地传音道。

    山水宗宗主瞪了他一眼,要你提醒,王八蛋,你给我等着,早晚收拾你。

    此时,吕娴婉已经上了花轿,萧云带人飞了过来,看着对面的山水宗宗主,一脸感激地说道:“宗主,这次多谢您了,若非山水画的帮助,我想要领悟水之道的奥义,还不知道要等多久。大恩不言谢,宗主有时间的话,就去我们混沌圣地喝杯喜酒,我也好敬宗主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山水宗宗主有些牙疼,脸色尴尬,这次被打脸,打的真惨。

    关键是,他以前就不如帝天,这次居然还被帝天的徒弟给打脸了。

    丢人啊,我堂堂一宗之主的面子,今天都丢光了。

    山水宗宗主瞥了周围的人一眼,甚至看到自己山水宗的一些弟子和长老们都在偷笑,他心情就越来越不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好跟萧云发作,只能闷声道:“萧神子气了,能够领悟祖师爷的奥义,那是你自己天赋杰出,不用谢我。至于喝喜酒的事情,我恐怕没时间去,我毕竟是一宗之主,事务繁忙,有些走不开。不过,我会派人代表我们山水宗前去参加婚宴,祝你师尊,还有吕师妹他们新婚快乐!”

    山水宗宗主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心都在滴血啊。

    我的梦中女神被帝天那*抢走了不说,我还傻得帮他徒弟领悟了一种奥义,这天下就没我这么傻的情敌。

    山水宗宗主此刻都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,叫你弄什么阳谋,没坑到帝天,反而把自己给坑了。

    “那宗主,我们就先走了,这次真的是谢谢您了,以后有机会我会再来山水宗拜谢。”萧云还是很感激山水宗宗主的,他朝着对方挥挥手,然后就带着迎亲队伍离开了山水宗。

    山水宗宗主望着他们的背影,眼中带着一丝不舍,脸上带着一丝唏嘘。

    梦中女神走了,我的初恋还没有开花,就已经凋零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叫做吕娴婉,娴熟的娴,婉约的婉,以后请你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“啊,吕……吕师妹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水宗宗主仿佛又看到了一千多年前,他和吕娴婉在夕阳下奔跑的画面。

    唉,青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萧云感受着水之道的奥义‘无欲则刚’,眼中光芒闪烁,心情有些激动和振奋。

    地风水火雷,这五大剑道,他又领悟了一种奥义了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他已经领悟了地之道‘震动’,水之道‘无欲则刚’,风之道‘速度’,一共三种奥义。

    而且,地风水火雷这五大剑道,除了火和雷之外,其它的,他都已经领悟了一种奥义。

    剑阁阁主雷战曾经跟他说过,想要收服剑神山山顶上的那件帝兵,不仅要领悟地、风、水、火、雷、时间、空间这七种剑道,还要每种剑道都得至少领悟一种奥义,将这七大剑道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萧云现在感觉自己距离这个目标已经很近了。

    水、地、风,这三种剑道,他都已经领悟了一种奥义。

    而雷的奥义,等他有空去看看雷祖的雷道本质,凭借顿悟系统,他很快就能领悟一种雷道奥义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七种剑道奥义,他几乎已经领悟了四种,只剩下火、时间和空间这三种了。

    萧云暗暗激动,收服帝兵的计划,相当于已经完成了一半了。

    也许要不了多久,他就能得到剑神山山顶上的那件帝兵了。

    萧云不由得转头看向剑神山的方向,暗暗想到:“这次我借助混沌大帝的力量,从君家得到了‘天外飞仙’,也从天剑圣地得到了《未来之剑》,想必领悟时间剑道也要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而火之道的奥义,等回去后问问雷祖,看看我们混沌圣地有没有大圣是*这种奥义的,让我观摩一次,也许很快就能领悟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,便只剩下空间剑道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此处,萧云不由得想到了独孤败天,也不知道这个便宜大侄子,是否已经从独孤世家把空间剑道的*给带出来了。

    希望大侄子不要让为叔失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独孤世家。

    一群独孤世家的人,正在辛苦地修建着房屋。

    原来的独孤世家已经被君狂人给毁了,现在他们要重新建造一个独孤世家。

    独孤败天既然回来了,自然也逃不了当苦力的命运,毕竟这事情严格说起来跟他也有些关系。

    “啊欠!”

    独孤败天忽然打了个喷嚏,心中嘀咕道:“难道是叔叔在想念我?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叔叔?你这个混账东西,到现在都还没有明白吗?你是被人家给欺骗了!”旁边的独孤齐天,听到自己儿子的嘀咕声,顿时气得大怒。

    独孤败天抬起头,一脸倔强地看向自己的父亲:“爹,叔叔他没有骗我,无论是独孤剑老祖的身份令牌,还是独孤剑老祖的*,都足以证明他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*,你……你真要气死我了。”独孤齐天闻言大怒,他指着独孤败天气得浑身发抖,随即他一把扭住独孤败天的耳朵,就朝着一旁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过来,今天我非要跟你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独孤齐天扭着独孤败天的耳朵,将他往地下一扔,瞪着他道:“你这个*,外人说什么你都信,他说是你叔叔,你就信了?”

    “爹,他的身份令牌是真的,而且以他的天赋,根本没必要假冒我们独孤世家的子孙啊。”独孤败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独孤齐天瞪着他,但是看到自己儿子迷糊的样子,他觉得这傻小子还是太年轻了,太容易上当受骗,今天一定要好好地教育一下他,免得他以后还要被人欺骗。

    想罢,独孤齐天忍住心中的怒火,看着面前的独孤败天继续说道:“假如,我说假如,独孤剑老祖死了那么久,如果我现在有幸得到了独孤剑老祖的传承,那我也就拥有了他的身份令牌和*,那我说我是你爹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信啊,你本来就是我爹。”独孤败天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独孤齐*道:“我是在跟你打个比方,我的意思是说,假如我不是你爹,假如我意外得到了独孤剑老祖的传承,得到了他的身份令牌和*,我拿着这些东西去找你,我说我是你爹,你就信了?”

    “爹,你本来就是我爹,根本不需要什么东西证明。”

    独孤败天摇头道,但随即,他瞳孔一缩,猛地眼睛瞪向独孤齐天,有些惊慌道:“爹,我不会是你捡来的吧?其实你不是我亲爹?”

    独孤齐天快要被他给气死了,他怒吼道:“你这个*,我是在跟你举个例子。”

    “爹,这种事情不能开玩笑,否则被我妈听到了,还以为你在怀疑她外面有人。”独孤败天小声道。

    独孤齐天闻言大怒,但是想到家中的母老虎,他脑袋微微一缩,随即瞪着独孤败*道:“你真是个榆木疙瘩,这样吧,我再举个例子,我如果得到了独孤剑老祖的传承,我拿着他的身份令牌和*去找你,我说我是你爷爷,你就叫我爷爷吗?”

    “爷爷!”独孤败天立马叫道。

    独孤齐天简直被气得*,他指着面前的独孤求败,气得浑身发抖,满脸愤怒道:“你这个蠢货,我说我是你爷爷,你竟然真的叫……”

    “爷爷,你来了啊!”独孤败天看着独孤齐天身后的一个高大的身影,再次叫道。

    独孤齐天一愣,原来独孤败天不是在叫他啊,他松了口气,至少这孩子没有傻到家,他不由得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身后,一个面色粗犷,身材魁梧高大的大汉,正一脸阴沉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爹!”独孤齐天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独孤胜天盯着自己的儿子独孤齐天,他沉默了片刻,随即缓缓说道:“你要败天叫你爷爷,你想当他的爷爷?”

    “不,爹,情况不是这样的,我是在教育败天大道理。”独孤齐天吓了一大跳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独孤胜天盯着他,幽幽道:“教育败天大道理?你的大道理,就是让他叫你爷爷?”

    “爹,不是这样的,你听我跟您解释。”独孤齐天有些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独孤胜天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他,幽幽道:“很好啊,你想当败天的爷爷,而我就是败天的爷爷,也就是说,你要跟我做兄弟?”

    “爹,你听我解释啊,我是在教育败天,好让他不要上当受骗。”独孤齐天急的都快*了。

    独孤胜天依旧盯着他,眼神变得冰冷起来:“教育败天?不让他上当受骗?你是想说,我不是败天爷爷,不要被我给欺骗了,你才是他爷爷?”

    “爹,你听我跟您解释啊!”独孤齐天有些惶恐了,急的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独孤胜天冷哼道:“解释什么?我亲耳听到你让败天叫你爷爷,怎么?做我儿子让你很不爽吗?你现在想做我兄弟?说,你是想要做我哥哥,还是想要做我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爹,您就不能听我仔细跟您解释吗?”

    “你先跟我的拳头解释一下!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沙包大的拳头,如雨滴一般密集地落下,淹没了独孤齐天。

    独孤败天看着自己父亲凄惨的样子,虽然很想帮父亲跟爷爷解释,但不知道为什么,他没有马上付诸行动,而是心中有些暗爽。

    让你打儿子,现在你也被你爹给打了吧。

    果然,当儿子就是倒霉,就要被爹揍。

    下次出山后,我也得找个老婆,生个儿子,以后没事就揍一下,说不定心情好了,念头通达了,很快就能悟透剑道。

    独孤败天心里面想着。

    ,

    ,